JC808

蠢的。

【授权搬运/卡带】《暴字二十题》by蓝白调

作者言: 

带卡吧有了这里怎么能没有

来自发酒疯撩完就跑的蓝白大大【残念】

 @蓝白调 

 ==============

AU【平行宇宙剧情】

当那位宇智波一族的新族长挽着棕发女人的手走进大宅。

银发的暗部躲在暗处,狐狸面具下他猩红的左眼蓄满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这个人,应该是我的。”

 

OOC【角色个性偏差】

“Obito…”卡卡西盯着那个给过自己另一种光明的人。举起了斜钗。

 

Venture【冒险】

“呐,卡卡西。死亡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吧?”

记忆里那个总是毛毛躁躁的黑发少年就这样在他无用的低泣声中变得安静下来。

 

Angst【焦虑】

“六代目!宇智波带土跑了!”

“没事,堍子关久了不好。他也许只是去买红豆糕了。”

“……他去找迪达拉了,六代目。”

“来人,我们有必要向砂忍表达一下木叶的“友好和平”了。”

 

Crime【背德】

“哈…嗯…混蛋卡卡……西!”

房间内紫罗兰色的外袍与白红的火影袍在地上凌乱的散开。看来把它们脱下来的人很没有耐心。

不大的单人床上两具坦诚相待的躯体正在交缠。

“带土。你看,我也堕.落了呢。”银发的人说完后又用力的顶弄了一下,随后满意的看着那人的黑发在他的视野里战栗。

而宇智波带土。

写轮眼不知何时已经开启,但是勾玉旋转的速度在逐渐放缓。可以看出他正在屈服这最原始的糜烂。

他在和笨蛋卡卡西做着最禁断的事呢。

 

Death【死亡】

卡卡西抚摸着那个冰冷的墓碑,就好像是在传递着什么。

在失去了这个毛躁的男孩之后,他才发觉——自己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

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Fantast【幻想】

“你真的以为宇智波带土的死是一个意外么?”阴冷的声音从银发少年的背后传来。

银发少年看起来漠不关心,但是隐藏在白狐面具下的写轮眼中的勾玉正在疯狂的转动。

害死…带土的家伙么?

“那么,团藏大人。你的意思是……”

“旗木卡卡西,你可以背叛火影么?”团藏看着那人瘦小的背影,但是他可以察觉到。卡卡西的心里有一个怪物正在磨牙,咆哮。

背叛?火影?

卡卡西的脑海里闪过这些词汇。

【忍者只是工具,而工具不需要感情。只要执行任务就好。】

【才不是!虽然在这个世界中不遵守规则的人被称为废物,但是在我看来——不保护同伴的人才是真正的废物!如果这个布满规则的世界连保护同伴都不允许的话,这个规则。我来打破!】

自己说的话和黑发少年的话在脑海里碰撞。

最后卡卡西隔着面具看到了带土。

带土坐在他的墓碑上,晃着脚正笑着看着他;一张小嘴还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什么。

卡卡西攥紧双拳。

不就是背叛火影么,只要可以……只要可以把害死带土的人揪出来。

我愿万劫不复。

“团藏大人,我决定了。我要加入根部。”

 

Spiritual【心灵】

在被带土解开心结之前,卡卡西一直都很执着于父亲的死亡。

父亲那么强大,为什么要选择保护同伴呢?因为父亲的失误而造成了村子的损失。

“一直都是个烂好人,到了最后呢?他除了自杀他给我留下了什么。”

卡卡西以这样的父亲为耻。

但是总有那么一个冒失的傻瓜硬是挤进了他灰暗的世界里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

“才不是!木叶白牙,茂朔叔叔是个英雄!”

那个人有着一头炸起的黑发,和他的族人非常的不协调。

但是,就是那样的冒失鬼。

让卡卡西的心变得格外的柔软。

当那个板着家族荣耀的人喊自己“队长”的时候。灰暗的世界开始发光。

但是现在。

光,消失了。

卡卡西掉入了更深的黑暗,因为接触过光明的温暖所以一旦失去了也就更加惧怕黑暗。

卡卡西开始带上面具。

卡卡西开始越来越冷漠。

但是,卡卡西最不像卡卡西的时候就是当他站在慰灵碑前面的时候了。

“带土,我来看你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更黑暗的地方;有一只长毛兔从密林里探出脑袋。

 

Humor【幽默】

“所以说…你本来可以加入我的咯。”看完卡卡西的回忆之后某只已经习惯被圈养的堍子趴在火影办公桌上啃着红豆糕。

银发的六代目猛的揉了揉那人的一头乱毛。

“堍子乖乖,别再跑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了哟。不然白狐狸会分分钟把黑兔子拆吃入腹的哦。”

“说得好像我没被你吃过一样!混蛋卡卡西!”

“是是……”

求此时趴在墙上的暗部们的心理阴影面积。

“啊…六代目又在和火影夫人打情骂俏了。”

“油女同志…下次帮我带一副墨镜。谢谢…眼睛要瞎了。”

 

ROMANCE【罗曼蒂克】

“带土~结婚一周年快乐~”卡卡西抱着一束……处理好的红豆糕对着被他近【吃】身【干】监【抹】视【尽】的四战战犯这么说。

四战战犯宇智波带土表示不想和你说话,吃完了红豆糕之后他就遁入神威逃走了。

留下六代目火影大人在这结婚纪念日中随风凌乱。

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暗部的眼睛又要瞎了。

 

Horror【惊栗】

“卡卡西…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带土看着神威里那空旷无物的小世界对着追过来的卡卡西这么说。

“带土,其实你想要就直说。我不会拒绝的。”

卡卡西不是不想说他看得到带土从黑发里露出的耳朵尖红的和什么似得。只是他怕被这只暴脾气的堍子给【一言不合就木遁】了。

 

Parody【效仿】

“对没错,我们这就是情侣面具。”六代目再一次戴上了那个白底红纹的狐狸面具,只是这一次他是带着满满的幸福来的。

而被这只腹黑狐狸拖着走的戴着黑金色兔子面具的人不乐意了。

“兔子和狐狸你哪只眼睛告诉你这是情侣了!?”

 

Crossorer【混合同人】

“傻堍子,听说过《疯狂动物城》么?”

“哈?!”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卡卡西

你会变成一个猥.琐的爱看小黄书的,脸皮厚如城墙。形式颓废的中年大叔。

“哈?!我怎么可能会变成那样啊!”

是啊,我们也都没有想到呢。但是就是那样的你是最温柔的,就算是背负着伤痛的你也会笑着看待这个黑暗的世界。

就像你的那个宇智波队友一样。

“你在打带土的注意么。”

诶诶诶!少侠有话好好说!别…别拔刀啊!!

 

Episod related【剧情透露】带土

你会变得异常的强大。

“我强大到我不会再害怕么?”

当然咯。

“强大到…改变规则么?”

为什么你执着于这个。

“因为…因为…卡卡西很痛苦啊。我也很痛苦啊…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背负着战争的枷锁啊。”

你会做出攻击规则的事情的。这点我能保证。但是你的下场会比较凄惨。

“嗯嗯…我凄惨点没关系。因为卡卡西不用再恨他的父亲了。我为他高兴。”

真是个……乖孩子呢。

 

SCI FI【科幻】

“卡卡西…我的祖上是外星人。你会嫌弃我么?”

看着委屈的快哭出来的黑兔子,白狐狸甩了甩尾巴。

“傻堍子,我只在乎你。我干嘛要在乎你祖宗是什么。”

 

Poetry【诗歌,韵文】

雪白的狐守着木叶的丘。

乌黑的鸢翱翔拂晓的云。

木叶落下了,

拂晓消失了。

狐狸和鸢鸟到哪里去了呢?

去问问那只黑兔子吧,

一只被银白猎犬围抱的黑色野兔枕着猎犬的毛发。

正在熟睡。

 

Fetish【恋物癖】

“卡卡西…你把那个时候的面具碎片全部收起来了吧……”

“啊呀…被你发现了~”

“为什么要收藏这种东西啊!!!”(╯‵□′)╯︵┻━┻

“这是发现失踪的堍的纪念品。”

 

WESTERN【西部风格】

“这位小伙,不来玩玩套兔子的游戏么?”

卡卡西看着那个画着浓妆的女人,不是非常情愿的掏了钱。

然后他套住了一只格外大的黑毛野兔。

“啊呀呀,好身手。这只兔子就是你的了。”

是么?

“老板娘。”

“怎么了小哥?”

“这兔子为什么咬人。”

……

 

Suspense【悬念】

“说好的万圣节礼物呢混蛋卡卡西!”

“你猜啊。”

“猜你大爷…”

 

Smut【情.色】

六代目再一次的推倒了四战战犯,只是这一次。他好像是故意与特意的转了一圈。

让原本一直都在被压的带土转到上边来了。

“卡卡西…?”带土有一点点懵。

“万圣快乐。”银毛狐狸用左手轻轻的摸着自家兔子那布满疤痕的右脸。

“今天我们来玩一点新花样吧。”

带土一开始高兴死了……

然后他显然忘记了卡卡西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喂…卡卡西。不是说…你在下面么?为什么在乱摸的还是你…”

“我的确是在下面啊。”老狐狸开始装无辜,然后又对着自己蠢兔子的嘴啃了上去。

等到带土发现自己上当了的时候。卡卡西都要进去了。

“卡卡西…你个混…嗯……蛋。”

“乖,你好好想用就行了唷。明明是我在用力诶……”

马达老狐狸,居然跟我玩骑.乘…

蠢兔子真好吃。

 

Time Trarel【时空旅行】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诶?

旗木怪叔叔看着眼前的幼堍。总感觉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后屏幕外面的我打了个寒战。

 

Mary sue【大众情人。女】

“为了女神献上心脏!!!!!”

“乖!咱回家。我有红豆糕!”

 

Gary stu【大众情人。男】

卡卡西的绿帽子有多少呢?

答:和带土的情敌一样多。

 

Future FIC【未来】

白狐狸和黑兔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木叶丘。

 

OMC【原创男性角色】

“怎么样!想爸爸我不!”眼前这个黑发一团乱的人朝着狐狸和兔子大喊大叫。

随后被无视。

“马达我要写虐文了。这么甜你们居然都不爱我。”

 

OFC【原创女性角色】

“唷!你不就是那个因为文写的太烂的结果只能写小段子的那个我的远房亲戚么?”

“大触你滚!我要对着自己喷杀虫剂自尽。”

“你太渣了,杀虫剂不杀你的。”

“……人艰不拆啊姐姐”

 

UST【未解情谷欠】

有是那么一次红被翻滚。

然而这一次我们的带土非常利索的躲进了神威。

把笨蛋卡卡西留在外面。

 

PWP【上床】

“你是不是忘了,神威空间我是完全进得来的?”

说完后狐狸再一次把逃脱不成的堍子压在地上任他吱哇乱叫也不放开。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