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808

蠢的。

【授权搬运/卡带卡】《病患の恋呗》清水向

作者: @蓝白调 

作者前言:

又是可爱的papa我。

首先这个还是小短片,分带土篇和卡卡西篇。

【两个神经病人的恋歌】

“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哦。”

“我已经死了呢。”

保甜。(。-`ω?-)

以及papa我现在只是挖个坑丢这里,明天再填。?_>`

【搬运菌偷偷告诉大家这次的镇楼是美美的堍www】

 

 

【带土篇:pat1.虚妄的自己】

对应病症:科塔尔综合征。

我叫宇智波带土,我...应该已经成年了吧?但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死了不是么?

对,我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我一直都是一个幽灵。既没有人看得见我,也没有人能碰触到我。简直就像是一个被人幻想出来的存在,我也有点这么觉得。

“带土,张嘴。”卡卡西看着今天依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带土又用汤匙挖了一勺子奶油水果沙拉给他吃。

甜甜的白奶油混着鲜红的草莓碎粒被送入口中,奶油特有的那种厚重的甜味跟清新的水果味道在带土的嘴里开始跳起了幽默诙谐的吉特巴;带土享受的眯了眯眼睛。

多么虚妄而美好的世界啊。

带土这么想。

“带土,今天是琳的忌日哦。我们去看看她吧?”最后那句话仿佛带上了乞求的意味。

看着这样的卡卡西带土觉得还是就着他的意思吧,反正他只是个死人。

死人什么也做不了,包括反驳这种需要很多勇气才能做的事情。

跟着卡卡西出去的时候带土只觉得阳光太过于耀眼了一点,尤其是当他和卡卡西站在那个女孩的墓前的时候。

为什么今天的阳光那么亮,让他想要流泪呢?

幽灵难道不是不会流泪的么?

可是为什么这些液体都在不停的往下滚落呢。

好疼。

带土觉得自己已经死去的心脏居然抽痛了起来,然后迎接他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关系哦,带土。你还有我呢。”

卡卡西抱紧了这个因为失去初恋而开始自暴自弃的笨蛋,然后这个用死亡来逃避现实的笨蛋总算是直接哭了出来。

【虚妄的不是世界,而是那个因为害怕一切而开始装傻的那个自己。也就是那个死掉的笨蛋带土。】

 

【带土篇:pat2.我的脸很重要么?】

对应病症:自毁容貌症

我的脸就那么重要么?每次我一拿起玻璃渣你们就都那么焦急的想要阻止我。

那么...我把整张脸都弄下来送给你们好了,你们会因为得到我的脸而开心满足吗?

看到你们发现我又在割我的脸的时候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而担忧的表情,真是好玩啊。

但是为什么当我看到那些红红的东西从我的脸里流出来的时候,我会觉得有点疼呢?

真是有趣的事情。

他们都是坏人,他们都把我关在了这个到处都是柔软的满是垫子的房间;不准我出去,还拿走了我最喜欢的疼痛感。

那些尖尖的东西是我破坏自己的脸的必要的工具,但是那些坏人把它们都拿走了。

我的脸就那么重要么?

真是无法理解。

然后是某一天,我有了一个新的同伴。

他带着口罩不让我看他的脸,我觉得他的脸一定也和我的一样;一定也被那些尖尖的东西划得流出了红色的液体吧,像是找到了同伴一样。

我开始和他慢慢的交流着下一次割脸可以用什么,比如下一次可以尝试他们来给我吃饭的时候带进来的勺子。

勺子会在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就像那些尖尖的东西一样。

再然后...我非常憋屈的发现他们把会发光的勺子给换成了木头的。

哼,我生气了。

再然后我习惯性的缩到了那个戴口罩的家伙的怀里。

到处都是坏人。

对,就该是这样的。

至于我为什么要弄掉我的脸,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对,就该是这样的。

【到底是做了什么让自己悲痛一辈子的事情而想要否定自己呢?】

 

【卡卡西篇:Pat1.孤独天才】

对应病症:学者综合征。【也许是自闭学者?】

旗木卡卡西是个非常特殊的人,他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和任何人太过于亲密,但是有那么一个孩子却是例外。

当卡卡西的父亲,旗木朔茂看到自己那一向孤僻的儿子居然和领居家的小孩一起玩耍甚至露出笑脸的时候。

这个单亲爸爸觉得他遇到了一个可以拯救他儿子的天使。

宇智波带土是宇智波家的一个普通孩子,但是这个孩子有他的小秘密。

那就是他是一个假扮的天使,而他这个天使的义务就是去和那个新搬来的白发孩子玩耍。

小带土喜欢玩耍,于是他第一天就抱着他的小球去找了那个孩子。

然后带土朝那个比自己要矮一个头的银发孩子伸出手,说:

“初次见面,我是宇智波带土。交个朋友吧?”

卡卡西本能的想要回避带土的握手,结果带土发现卡卡西没有动就直接自己抽出了卡卡西藏在身后的手用力的握住。

“为什么你要害怕我的接触?我们一起玩吧。”

于是从这一天起,假扮着天使的小宇智波和稻草人一样木讷的旗木后辈就这样成为了最不相似的朋友。

长大以后,旗木卡卡西在学习方面有着异常的天赋。看起来非常的冷静,还特别可靠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而能够让这个全校都知道的高冷稻草人有人的表情的也只有那个莽撞的家伙了。

“卡卡西!”带土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卡卡西依旧非常热心且散发着活力。

而只有这个时候,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卡卡西才会看着这个人笑出来。

偶尔还会揉揉带土杂乱的黑发表示亲昵,甚至有人说他看到了这个稻草人把带土推在墙角接吻过。

怎么可能呢,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好么?

冷漠的卡卡西会和带土接触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两人之间居然还发展到了那种关系……

后来有人去问了卡卡西。

卡卡西想了很久,才把他手里的那本《萌芽》合上。然后,居然说话了:

“应该是喜欢他的。”

【我的世界,只为你打开大门。】

 

【卡卡西篇:Pat2.梦中鸟】

对应病症:格斯特曼综合征

旗木卡卡西是一个普通人。

他有着他的爱人和他的两个孩子,他们一家三口在木叶很好的生活着。

每天都可以吃到爱人自制的味增汁茄子和盐烧秋刀鱼,卡卡西很幸福。

但是他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他和他的爱人亲密无间,恩爱至极。

可是卡卡西觉得以前可能不是这个样子的。

还有就是每次他问起他的爱人孩子是什么时候过生日的时候,对方也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卡卡西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

于是他开始努力的思考这个世界是如何产生的,随后他觉得他的头开始钝痛起来。

最后,他躺在地上。

死了。

但是在死前的那片模糊斑驳的光影里他好像看见了一个正在哭喊的黑色短发的人。

“总算是……看见你了啊。”

卡卡西满足而幸福的说完以后就在现实的世界里闭上了眼睛。

【所谓梦境的美好,我不需要。我挣脱梦境,是为了看真实的你一眼。】

 

正文完

 

解析:

 

带土篇

Pat1

科塔尔综合征:病患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腐烂,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哪怕是在和别人说话也不觉得自己活着。

当看到琳死了而自己什么也不能做的带土悲愤欲绝。

他开始害怕这个世界,也开始精神式逃避这个世界。

他认为他已经死了。

pat2

自毁容貌综合征:患者发病的时候会破坏自己的脸,这种暴力倾向严重的病患通常都被绑在床上。

或者和所有锐利物品绝缘式处理。

带土最讨厌他的脸了。

他的脸只会让其他人难过。

带土不要他的脸了,那样大家都会开心。

 

卡卡西篇

Pat1

学者综合症:状况为平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却在某一领域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多发于自闭症患者,所以又称自闭学者。

卡卡西是个天才,卡卡西是个自闭症患者。

卡卡西是个孤独的稻草人,卡卡西没有朋友。

然后在不知道是第几次搬家之后,卡卡西遇到了他的天使。

一个努力的想要看自己其他表情的傻傻的可爱的天使。

Pat2

格斯特曼综合征:患者会陷入一种无法睡眠却一直陷在无数个梦里,直到几个月后精神衰弱死亡的精神疾病。

还好,最后卡卡西看到了他的带土。

这个带土是真实的。

卡卡西很开心。

 

番外篇

《当神经病遇上神经病》

自闭学者卡vs自毁容貌堍

堍:脸一点也不好!来,我们一起把它弄掉吧!

卡:……

堍【拿出小刀】:喏,就像这样!

卡【拿出小本子记笔记】:……

堍【突然没兴趣了】:你敢不敢说一句话?

卡【放下笔记,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乖,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把你送进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堍:……混蛋卡卡西!

 

《当神经病遇上神经病》

无限梦游卡vs自认死亡堍

卡:?

堍:我已经死了,你看不见我!

卡:果然是做梦吧……

堍:!

卡:?

堍:这就是传说中的——托梦的感觉?!

 

【搬运告诉大家太太完结买了个萌】

最后来一张我最喜欢的自毁容貌。
难得画次画。

【然而搬运菌传不上图,欢迎大家自己去看(被打死)】


评论(1)

热度(29)